抖音,快手,中国互联网公司及中国公司一些感想

随着蚂蚁金融的上市,抖音正在挤身国内第一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,抖音的算法更注重机器,快手更注重用户体验,综观国内互联网公司,做到超级市场的无不是靠机器算法,现在的内容输出用户或许更喜欢快手,但是丝毫不妨碍抖音是一哥的现实。

AI正在一步步进入侵占我们的生活,这个动作已经不是进入而是侵占,不管你是否愿意,各方面机制都在推动这个事情的发展,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撼动社会的趋向。国内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在向算法靠拢,电商机制看转化率、收藏率、加购率、坑产,短视频机制看点赞率、转发率、评价数,符合了算法的机制就会获得超级的流量,在互联网世界里,流量就代表了一切。明白了算法的内容输出者,他们首先要迎合的就不是做为实体的个人,而是虚拟的算法,而最终的算法又控制在母公司里面,所以一切的流量源头都是掌控在母公司而不是内容输出者的手上,这就导致了内容输出者每天都为了获取算法的肯定而提心吊胆。

企业三个阶段,初级阶段,受众普通民众,面对的基本是斤斤计较赚蝿头小利;中级阶段,讨好民众,融资抢市;上级阶段,垄断市场,剥夺社会劳动力。

这样看起来似乎源头母公司就无忧了,但是母公司依旧处于提心吊胆当中,因为他们处于另一种算法政策里面——那就是国家政策。国内为什么这么少百年企业,答案也在当中找到了答案,一个不稳定的政策下,企业每天要做的事依然是为了获得源头政策的肯定,而众多的不明朗及变动过多的条件下,企业也会像网红一样,随时准备好风光无两,随时也准备好门客稀落。这样就会催生另一种企业,可以避开政策的锋芒但又符合人性追求的行业。社会的驱动最终还是以人性为本,人性与政策之间的交锋,这就是监管的存在。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