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思故我在

本文写于大学大三时期,有时回头看看,过去的文笔远超现在,只是现在思维体系应该是更加成熟而已。

我很喜欢登高,并且要登到最高峰,不达目标不罢休。在高峰,一览无余,众生万物皆在眼前。心旷神怡之际,一个问题忽然闪出脑际:人究竟是什么?人的本性是什么?人的追求又是什么?


人在呱呱下地之后便开始了追逐死亡的过程,有个民族把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定为60岁,之后,便每年逐减。这与我们大部分人思维相反。很多人认为,开始表示着过多的时间与松动的自由。但事实上时间正在流逝,直至最后感觉时间似被压缩了般,才开始感叹岁月无情,恕不知,感叹期间,时间又在悄然走过,最终只能抱憾白头。


小时候,第一次练内家功,在晚上的野外,自己盘腿而坐,双眼微闭。自己刚一坐下,便感觉到一道凉气从上丹田到左手臂至下丹田,再从右手臂返回上丹田。过后才知道,这是气的一个轮回。


人的生至死不也是一人轮回么。从无到有,又从有到无。人的肉体可以瞬间消失。精神却可以长存。所以,我们要把自己置于肉体之上,达到虚无的精神境界,以精神支配肉体,到到肉灵合一。有高僧真身不腐,或完寂后显出舍利子,是否就为肉灵合一的产物?


人生是一个不断修为的过程,无论你从事何事,属于自己的理论会与日俱增,直至把自己淹没。这时,最重要的是,你是否有勇气打破自己多年筑建的樊笼,以一个完全空灵的心态去感应百家所长。


有个故事说,一个碗,装满了石头,还可加入沙子,加入了沙子还可以再充水。但是,当一切都充满时,还有办法令它可以装东西吗?可以的,我的办法是,把碗里的东西全部倒掉,就可装任何东西。

三年前,我顺利升上大学,也碰到了我的散打教练。我以前的修为在他面前不堪一击,一切招数在他面前迅速瓦解。后来在教练的调教下,从头学起,直至现在。


但是,现在的自己想着学其他更多的东西时,却让教练大为恼火。

一个地方可以困牢一个人的肉体,一种思想也会束缚一个人的心灵。肉体的困牢或许是身不由已,精神上的超越却完全在于自身。不同的事物在同一思想下只会得到同一种结论,百家思想才会折射出事物的精华。


上学期发生了一件事,似偶然又必然。事情的余波曾使自己一度远离人群,拒绝一切的视听,其中的感觉就像孤身一人置于茫茫大海之中,毫无目的的同时要奋力挣扎,否则就会葬身大海。


百无聊赖期间,跑到江中游泳。自己一个人静静处于江中心,把想像与现实结合。尔后,一次,把身体仰翻,天空在那一刻特别宽阔,天地仿佛仅剩一人独自的我,江水依然浸泡着我,渐渐地,感觉体内正在萌生一种力量,一种坚不可摧的信念。


尘世间就似大海,那些荒唐的、搞笑的、低级的纷扰似波涛不断。重要的是你是否懂得乘风破浪之道,万川之水滔之不绝,世间万物皆可为我辈所取用,关键是乘风破浪的你是否坚守自己的信念,于狂风怒涛中一如既往,并且心如止水。

皆时,万物仅是精神表现的一个形式,物质成为了表达思想的介质,精神不倒,万物永存,精神将达不死。

留下评论